茶觉 | “治愈”的白牡丹

  前段时间因为肠胃有点不适,也考虑到茶水与药物之间的不兼容性,所以,茶水相对少喝。林先生最近也专门给我寄了一泡正宗的“桐木关”正山小种,但以我当前低迷的状态迟迟不敢品尝,并耽误了林先生想知道我对这茶体会的“迫切之心”。茶确实少喝,话也少聊了,但这并不耽误林先生和我彼此对各自当下生活的体会。

  像我这种“肠胃不适”的低迷状态,在我的生活中已经算是一种常态,就像我同事所说,这是一种很糟糕的状态:

  我想,同事和我对这种“糟糕”的感受应该是同样的,但我又在想,可能我们彼此之间对这种“糟糕”的观念差异所带来压力的“正负值”和“绝对值”又是不一样的。我很多时候会还是会犯下各种各样的错误,例如我会用我的主观去衡量别人,又或者我会断言于事物的表象。我曾经会认为这工作很糟糕,但慢慢发现工作本身和学习一样是一件永保自己青春的好东西,我十分感恩自己的工作。所以工作本身没有任何毛病,真正的糟糕是在自己身上。遇到情绪上的波动或者身体上的不适,这是一种积极自我调整的良好信号,而且科学同样证明积极面对压力的心态会让我们产生自我保护的激素。如果我对这些毫不知情的话,我可能会在逃避和继续徘徊当中做出选择。我们的身体并没有那么的脆弱,真正的脆弱是自己把自己想象成如此地脆弱。

 

  在工作上我觉得我是幸运的,因为我们同事之间的观念很是相似,当我硬拉着他们去打球的时候,他们竟然很激情四射地反驳我说“今晚要加班”,就算我要“问责”他们的组长也无补于事。我从不怀疑我们同事的工作态度,但积极的态度就不代表不会遇到自己所局限,就像我的其中的一位同事,他近期在我耳边的怨言就数不胜数,一见到我就恨不得把我给吃了。他是一位很称职的同事,他对项目的各种理解得都十分到位,而且对项目外的情况也看得十分清晰,但他不满的产生就在于他并没有把这些理解归类和分层去逐步剖析,而是像东北大炖菜一样全部放在同一个锅去“思考”。这种情况往往很容易造成思维上的混乱,变成一个唯我独尊的“杠精”。我不否认他的思路是理性和正确的,但这种“理性正确”是建立在大家的共识之下,否则这个世界上就不会存在什么沟通成本,甚至有时候“非理性”也是达到最终目的的一个重要手段。但从他的角度看,也许是我的能力并没有达到他做项目的一个标准,这也是我该反思和努力的地方。但无论如何,我跟他都约定好了,先各自做好自己工作的本分,对得起工作本身,最重要的还是对得起自己。

  最近的工作强度稍微有所增加,遇到了许多需要思考的地方, 各种起居饮食和心态都需要做出调整,林先生给了我“白牡丹”的建议。林先生跟我说,白茶无非牡丹、银针和寿眉,其中牡丹又分牡丹王、一级牡丹和一般牡丹。不久前林先生给我买的就是一级牡丹,对感冒、中暑、上火等各种状况效果甚好,泡完还可以再煮,投茶量不能太少,正常量煮出来的味道又太浓,就给了我7克的建议。果不其然,没有太涩、没有太重、没有太浓,茶水很是柔和、甘甜以及舒心,最重要的还是感谢林先生知己般的贴心。

猜你喜欢

转载自www.cnblogs.com/wcd144140/p/10885377.html
0条评论
添加一条新回复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