凭什么相信 5G 很安全?

导读 电信行业及其专家指责科学家说,他们研究的5G无线技术所带来的手机辐射制造了恐慌。由于我们的许多研究工作都是由公共资助的,因此我们相信从道德的角度来看,我们有责任告知公众,经过同行评审的科学文献究竟如何看待关于无线辐射对健康的危害。

最近,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the Federal Communications Commission,即FCC)主席在一篇新闻稿中宣布,该委员会将在近期内重申射频辐射(the radio frequency radiation,即RFR)的暴露极限值,这些安全极限是FCC于1990年代后期采纳的。这些限制是根据暴露于微波辐射的老鼠的行为变化而设计的,旨在保护我们免受RFR暴露引起的短期人体表层发热的风险。

然而,FCC采纳的这些安全极限值在很大程度上基于1980年代的研究,从那以后先后有500多项研究发现,由于暴露于各种强度的RFR而给人体生理或健康带来的危害太低,所以并不会引起明显的发热。

在大量的研究成果中,已有240多位科学家发表了有关非电离电磁场(nonionizing electromagnetic fields,即EMF)对人体生理和健康带来的影响的研究报告,并签署了国际EMF科学家呼吁书,该呼吁书要求对射频辐射的暴露设置更为严格的安全极限值。该呼吁书提出了以下主张:

“最近,许多科学出版物表明,EMF对生物的影响程度远低于大多数国际和国家准则。这些影响包括癌症风险的增加、细胞应激、有害自由基的增加、遗传损伤、生殖系统的结构和功能变化、学习和记忆的缺陷、神经系统疾病以及对人类整体健康的负面影响。这些损害远远超出了对人类的影响,因为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这些损害对植物和动物的生命都将产生有害影响。”

签署了这一呼吁的科学家大多数都是非电离辐射效应专家,他们已在专业期刊上发表了2000多篇有关EMF的论文和信函。

凭什么相信 5G 很安全?凭什么相信 5G 很安全?

FCC的RFR暴露安全极限在调节暴露强度时会考虑载波频率,但会忽略RFR的信号传输特性。除了曝光的模式和持续时间外,信号的某些特征(例如脉冲、极化)也会增加暴露对生物和健康的影响,我们需要针对这些不同的影响设置新的暴露极限值。此外,这些极限值都是根据生理影响而制定的,并非来自实验室老鼠行为的改变。

世界卫生组织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nternational Agency for Research on Cancer,即IARC)于2011年将RFR归类为“可能导致人类致癌”。去年,美国国家毒理学计划(National Toxicology Program,即NTP)进行的一项耗资3000万美元的研究发现了“真凭实据”:暴露于手机RFR两年会导致雄性老鼠致癌的增加,而且还会损伤雌雄老鼠的DNA。意大利Ramazzini Institute使用不同的载波频率以及更弱的手机辐射暴露重现了NTP的重大发现。

最近,IARC根据自2011年以来发布的研究,包括人类和动物研究以及力学数据,决定将于未来五年内再次优先审查RFR。由于许多EMF科学家认为,现在我们有足够的证据证实RFR是可能或已知的人类致癌物,因此IARC可能会在不久的将来进一步重视RFR致癌的隐患。

尽管如此,FDA并没有针对RFR健康影响的研究进行正式风险评估或系统审查,在最近的一封致FCC的信中,FDA重申了FCC于1996年定制的暴露极限值,并指出该机构“得出的结论认为当前标准没有任何变化。”以及“NTP的实验结果不适用于人类手机的使用。”该信指出:“迄今为止,有效的科学证据证实当前安全极限值以内的暴露并不会对人体的健康状况造成不良影响。”

2G-4G采用的蜂窝技术使用的是微波,而最新的5G蜂窝技术将首次使用毫米波。由于覆盖范围有限,5G需要每隔100-200米就设立一个蜂窝天线,因此会导致很多人暴露于毫米波辐射之下。5G还采用了新技术(例如具有波束成形能力的有源天线、相控阵、海量输入和输出——即MIMO),这些技术都会给测量暴露带来更多独特的难题。

毫米波主要会在人体皮下的几毫米内和角膜表面层中吸收。短期接触会对周围神经系统、免疫系统和心血管系统产生不利的生理影响。研究表明,长期接触可能对皮肤(例如黑色素瘤)、眼睛(例如眼部黑色素瘤)和睾丸(例如不育症)构成健康威胁。

由于5G是一项新技术,因此尚无健康影响方面的研究,因此我们“盲目地”相信美国参议员的话。但是,我们有大量证据表明2G和3G有害。4G是已有10年历史的技术,然而暴露于4G下带来的影响却鲜为人知,因为政府在为这项研究提供资金方面玩忽职守。同时,我们发现肿瘤病历中某些类型的头颈部肿瘤有所增加,部分原因可能可以归结为手机辐射的扩散。这些疾病的增加与大量手机使用者的肿瘤风险病例对照研究结果一致。

5G不会取代4G,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5G都会与4G共存。如果同时暴露于多种类型的RFR产生协同效应,那么我们受到RFR伤害的总体风险可能会大大增加。癌症不是唯一的风险,因为有大量证据表明RFR可能由于氧化应激而导致神经系统疾病和生殖系统的损害。

作为一个社会,我们是否应该投资数千亿美元来部署5G?作为一项蜂窝技术,5G需要在我们的住宅、工作和娱乐场所设置80多万个蜂窝基站才能覆盖全美。

相反,我们应该支持签署了5G呼吁的250位科学家和医生的建议,呼吁社会立即暂停5G的部署,并要求我们的政府资助相关的研究,为我们的身体和健康制定暴露的安全极限值。

 

本文转自:https://www.linuxprobe.com/5g-safe-belive.html

猜你喜欢

转载自www.cnblogs.com/it-artical/p/119857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