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鸟配送获1000万元天使轮融资,同城货运烧钱大战之后的冷静思考?

toB市场是否无法出现巨头?

36氪获悉,国内同城货运平台1号货旗下孵化的企业级同城配送公司千鸟获得由广东文投创工场领投、两个A股上市公司核心高管跟投的1000万天使轮融资。

2014年 我国社会物流运输费用 为5.6 万亿元 。然而我国 3000 多万货车司机中 95%都是个体户,这使得市场中的信息不对称、非标准化、运营效率低、空驶率高等问题严重。

其中同城配送类的企业从2014年开始兴起,经过几年的洗牌,目前58速运、货拉拉、1号货的等企业目前发展良好,36氪有过相关报道。

在二是互联网+同城整车配送服务商领域,北京云鸟配送融资能力较强,在该行业中处于较为领先地位。然而B2B同城整车配送市场非标准化程度较高,渠道较为分散,目前行业内还没有巨头出现。同城快递市场中,人人快递、闪送、UU跑腿也都相继获得了融资。

2016年11月,国内互联网+同城货运平台“1号货的” 内部投资孵化了千鸟配送,开始独立运作。1号货的创立于2014年,两年时间在平台上有了十几万的货车司机和货主,这些资源在同城配送领域可以与千鸟配送的业务协同。千鸟配送还和新能源货车运营商沃特玛联盟合作,在配送领域加入了新能源元素。发展2个月左右,千鸟配送单日出车量在200台以上。千鸟配送称,目前平台上的所有订单平均利润已超过10%。相较于云鸟配送,千鸟配送更加专注于华南市场的耕耘。

千鸟配送的联合创始人兼总裁刘新德表示,现阶段千鸟的模式是从无车承运人的方式切入同城配送领域。在获取企业的同城配送订单后,利用运力池中整合的司机资源,让已经通过培训并取得接单资格的司机参与竞价,成功匹配司机后,通过TMS实现对订单的透明化管理,旨在在提升订单和司机匹配效率的同时,改善整个物流环节,最终达到降低了订单成本的目的。现在华南服务的客户已包括了顺丰、京东、饿了么、国美、唯品会等百余个企业。

虽然在中国宏观的产业升级背景下,作为商流底层服务的物流行业应该存在不小的机会,但是这个行业中依旧存在一些问题等着创新型的创业公司去挑战。

首先,传统企业同城配送市场趋于稳定,内部牵扯复杂的利益关系,而且已经通过合同固化下来,格局不可能被轻易打破,正因为如此,很多融资额较大的公司依然会从物流公司手里接下大量二手、三手的订单;另一方面,企业跟3PL企业之间的财务结算一般具有较长账期,但是随着竞争的加剧,同城配送的订单毛利却不断下降,这给物流企业的资金管理和业绩增长都带来巨大阻力。

因此千鸟把业务的立足点放在产业级的同城配送上,希望通过对产业介入,借助产业上下游的资源协同,降低企业配送成本。

目前千鸟的盈利模式主要还是通过靠配送货物的利差盈利,和许多互联网配送公司不同,千鸟并没有采取补贴的形式,每一单业务本身都是盈利的,虽然业务推广较慢,但是没有走烧钱的模式。千鸟配送总裁刘新德告诉36氪,千鸟对业务的稳度比较看重,一般不接二、三手订单,对于高风险订单(账期长、企业经营不善,回款风险较大的订单)也非常谨慎。

千鸟现在有超过70000运力司机(部分与1号货的共享),合作客户有200家左右,合同以一年为周期。目前千鸟配送的月GMV在百万元级左右。

千鸟正在致力于帮助本土大型仓储资源型企业搭建OMS+WMS实现仓储管理的优化升级,接入到千鸟TMS实现战略伙伴间的仓配一体化。

目前许多仓储公司也有在提供一些供应链金融服务,然而由于没有沉淀数据,对于贷款企业的风险很难把控,刘新德称,仓储和千鸟合作实现仓配一体化后,通过千鸟可以更加直观准确地掌握企业经营情况,产生数据沉淀,未来可以增加服务深度,为供应链金融服务沉淀数据资产。

同时,千鸟配送还介入到了汽车销售、汽车金融、燃油和零部件集采等业务环节,旨在提高司机服务水平并从中盈利。

“1号货的”的CEO刘闻波在谈到当初投资孵化千鸟配送的逻辑时说:

同城货运不同于长途物流和快递行业的竞争,第一,同城更强调区域资源的集中,不同城市的业务协同性相对较少;第二,物流领域的互联网化程度整体偏低,教育速度很慢,线上订单要达到20%的渗透率,依然需要相当长时间的教育,这不是短时间能结束战斗的战场。第三,物流是一个专业的事情,各个行业都有一套专门的物流操作模式,这会更加考验团队的耐心和专业程度。综上所述,同城配送领域的竞争在短时间之内,一定是地方割据,各霸一方,不可能像滴滴、摩拜们一样,闪电攻击,一统天下。所以,“1号货的”在经过2015年O2O泡沫时期的疯狂烧钱大战后,回到华南,坚守珠三角,拓宽护城河,通过强力打造“1号货的”本土化的车货匹配平台,并以投资和合作的方式布局自营的企业级同城配送服务、仓储一体、等同城配送生态链条,打造自己的壁垒。

配送领域虽然市场巨大,但是业务分散,在这样一个环境下,地缘优势相对明显,同时难以出现行业的巨头。从相似的快递业务可见,虽然顺丰的市值已经达到2000多亿,但是排在顺丰之外的各家快递企业也都过得还不错。

刘新德认为,由于物流成本越发透明,很多传统物流公司经营举步维艰,未来,只有通过科技手段,扩大服务边界和服务能力,才有机会优化城配业务的成本结构。

猜你喜欢

转载自www.cnblogs.com/mgtv-uwp/p/10884423.html
0条评论
添加一条新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