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尽千山,落笔是你

  有非常多的话想对你说,在你眼里估计也只是臭长的文字吧。你的出现让我意识到了我的幼稚及无能,我从没有过这种感觉,我觉得你非常优秀,而你总是觉得自己不够努力,于是我觉得我很差劲,但没有破罐子破摔,在我们一次次不联系的时候,我开始慢慢意识到这个社会的性质,我开始努力并视学习为人一生要做的事,每个人身上一定有超过我的一点。我知道我知识不如你多,于是我一直学习一直学习,就算知道我很少有机会和你联系。我恶补了哲学这一门学科,哲学真的可以套用生活中90%的问题并从源头解决,思考问题也会变得多方面。可以这么说,在遇到你之前我大概是,每天在做梦吧?在你对我说出‘你口中的喜欢就是送送东西那不算什么’的时候,我几乎持续一个月都在想这个问题,到底什么是喜欢。(但并没有思考出来答案)

  我坏事情的程度恶劣至极,但我的室友/网友,都觉得我像一个大哥哥,像什么都知道一样,大家都会找我问一些人生道理,云云,其大多数是因为我初高中时跟随家长面对过社会交际的复杂性,室友/网友 有时会问我一些男女情感上的问题,我几乎都会给他们一个满意的答案。但其实背后在自我评价:至今没遇到过坏事情比我更严重的人。我之所以可以安慰大多数人,是因为我曾经做坏的事比他们更严重,但我没垮,并且无人安慰,在自我的世界观里寻找到了答案,(幸好世界观没有因为独立思考变成畸形)。于是可以拿悟到的道理,加以安慰。(但并不喜欢安慰自我放弃的人)

  说到这个,可能是因为自己有一段时间极度自暴自弃(你去迪士尼前后,因为我做坏的事情),但又没垮,在脑海里无限回想一些事情及分析意义,脑中想到曾经一个月的难题:‘你口中的喜欢就是送送东西那不算什么’。开始对这句话加以琢磨,突然想起对应的一件事,一个知乎的问题:“什么时候该分手?”,下面有一条答案,具体内容记不太清了,大体意思是“在你因为ta三观大变,整天因为ta而缠上了丧和病,生活状态极速下降时。”我突然像井里快渴死饿死的猫得救一样快乐(B站up主和猫住  救井里的银渐层),因为这是唯一一个我想到的合理的答案:“喜欢上一个人,会因为ta三观更正,意识更加清晰,明确自己要做的事并打心底感到自然的快乐(并非类似完成任务时的快乐)”。但为什么想到答案我会开心?

  记得那之后已经很久没和你联系了,我开始阳光面对生活,我有明确要学的东西,我有一定要做成的事情(),让我思考到这些的都是出于认识到了你。于是我又会思考一个问题,“你有什么魔力?”,我偶尔偷偷看看你的微博,看起来挺丧的,我也不敢打开窗口和你对话,更不要说来找你了,一切你的东西好像跟我变成这样[毫无关联]。(并没有思考到你有什么魔力然后放弃思考)我的生活开始饱满起来,我有学习,有工作,有一定要达成的事情。我日常的夜晚睡前会整理一天做了什么,做错了什么,要调整什么,但总会感觉缺了什么。就是那种好像一个袋子看起来非常完美,装入水结果漏了一个非常小的孔一样难受,我不知道答案,并且一直没有思考到原因,而且没有就让这件事过去了,我那会是非常乐观的状态,有难题一定不会困扰我,就算放一边也不要影响自己的状态,但那时候一直会思考到底少了什么?

  生活回归正轨,开始接触到一些异性,平常我们会聊一些日常话,(不是直接一起认识的,一个之后再一个的),在这些认识中,我逐渐发现一个我的特性,我特别不乐意听她们讲自己的日常遇到的困难,并完全不想搭理,(同性还好),我一旦听见她们对我说这些,我会在脑海中重复一句话“你知道我遇到的事情都是什么吗?”我知道这样是毫无对比意义的,但我就是要比。我认为她们完全没必要跟我说这些,觉得自己难自己有空打字不如想想解决的方法。几乎认识的每一个异性都是以这样的方式结束。其中有过跟我表白的,我很不解,并回绝。不解的是:她们已经思考到“喜欢”的意义  或者  意思?我甚至都记不起来名字,她们有的没见过我,有的见过我照片,均无见过我真人。我为什么会这样?这个特性是什么时候开始的?记着在不久前我巴不得有人说喜欢我?我开始思考,我思考认识到的异性,并且代入她们描述自己日常困难的场景。很明显,结果只有在想到你的时候,安慰你是一件非常快乐的事情。怎么形容呢,就是拆薯片包装的时候,捏成十字形并且往外一拉,拆开正好拉得无瑕疵,那手抓很好直接倒在嘴里也好完全很顺畅的那种快乐,(再加一口可乐。

  因为想到了你,我前面的疑惑瞬间迎刃而解,完全合理。你没有什么魔力,你什么都没做,偶尔在微博发发丧句子,看起来不是蛮快乐。但你确实是引导了我,(只能用引导形容,虽然你什么都没做)。我这些日子来,所有正面事情,都归功于遇到了你,由遇到你,熟悉你之后,你对我说的话,我自我思考出来的结果。我对其她异性并无兴趣,我后面思考也觉得她们没什么问题,和朋友分享日常事情很正常,但我无想法去了解她们,没有必要。她们在我眼里的高度不及你。对我的"作用"仅是交际上的扩容,以及学习一些待人的礼仪,说话方式? 

  在此之后,除了家人以外,我最在意的人就是你,我的朋友,在我嘴里听见的最多的是你名字的三个字母缩写,毫不夸张。你把我在“做梦”时打醒,非常严厉,换俗套的一句话说,你杀死了我的天真,使我变得更加理性。虽然能跟你联系的时间很少很少,偶尔在跟你说话的时候就好像要变成个十五岁小孩一样。我看见了你的努力,你参加国考,在国考之前又充分备考(你自己应该会觉得不充分)。你觉得你现在的生活不乐观,你会很难过,但你难过完了会去努力。

  我看见你有时候难过丧的时候,我自己的心情就像拆薯片包装,捏成十字形并且往外一拉,直接扯了个大窟窿出来,并且有一边还扯出了第二层透明层,倒在嘴里的时候又要小心大窟窿,还要被第二层透明层卡住倒不出来这种难受。我特别想安慰你,我不敢,我不确定你是否想看见我。

  我也不知道我们能不能回到之前的密切联系状态,说实话真的挺想再见你一次的,就看着你什么的都行,看看你就很开心了,就算你没看见我,不说话也没有事,因为你是让我变得更好的人呀。

  我总觉得一个人对一个人说 ,我喜欢你,或者我爱你,是很奇怪的。他们眼里的喜欢/爱,意义真的一样吗?两个人真的那么巧有相同概念的话,还用得着一个主动说我喜欢你/我爱你吗?

  其实我蛮想对你说的,是这样一句话:

  我愿意和你一起面对将来发生的所有事情

 

 

 

 

 

            哪天有勇气一定会给你看看今天写的。

猜你喜欢

转载自www.cnblogs.com/oo5lll/p/119744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