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鸡鸣驿

 

  早就听说了鸡鸣驿,也在影视作品中多次见过,但总没有亲到!这次十一假期,远游难以成行,名胜则摩肩接踵,于是到了这个既不远亦少名的地方。

  驿站不知起源于何时,但在中国历史上曾起着重要作用。鸡鸣驿始建于何年亦未有确切记载,但据悉是古代功能最全的驿站。曾经的鸡鸣驿是官商重镇,往来车马络绎不绝,人声鼎沸,酒肆喧嚣。诸多的人们落脚在这里,却不是归家之人。人们来了又走,走了又来,只有这一座驿城,默默的守着古道,静静的看着脚踏暮色而来,身披晨光而去的人们。

  远看鸡鸣驿,土黄色的墙矗立在公路旁,东来西去的车辆从它身旁绝尘而过。谁曾想到咫尺之间,它却联系着数百年的历史与现实。暮色中,城门上的阁楼显得安详而沧桑。走过残破的影壁,穿行深邃的门洞,入眼是一条穿城而过的大道。当年不知有多少车马、行人行走在这条大道上。两旁有一些砖木结构的老建筑,木雕、彩绘虽然满是风尘,却难掩其昔日的姿容。曾经也许是客栈、酒肆、署衙,而今的它们只是村民的家。匆忙的人们,终于有人为它停下了脚步,鸡鸣驿却已非昔日那个鸡鸣驿。

  远去的历史,消散的人物,并未给这里带来什么与众不同的故事。元世祖的伟业,明英宗的宏图,清高宗的盛世,留与这里的只有泛黄的土墙和斑驳的瓦楞。无论是清代的庙宇,还是明代的房屋,都只是几百年风霜雪雨的见证人。为我们打开一扇瞭望历史的窗棂,让我们能够张望曾经的繁华与苍凉。

  城中的泰山庙,据记载已有三百多年历史,可以说是鸡鸣驿城中最值得看的地方。曾经那个给泰山庙画"麒麟送子"、"状元及第"壁画的画师,也许未曾想过后人会驻足于他的画,但三百年的时间却无声的阐述了他的价值。在城中的一条胡同里深藏着鸡鸣驿如今名气最大的景点,被称为“贺家大院”,曾是八国联军打进北京时,慈禧太后和光绪皇帝逃难留宿的地方。鸡鸣驿并未因为慈禧的留宿变得有什么不同。相反,伴随一个没落王朝的结束,鸡鸣驿的落寞无可避免。

  只有那些静静的藏在尘土中的拴马桩,似乎在暗示着商旅往来的繁荣与世事更迭的沧桑。当年忽必烈的战马到过这里;当年朱棣的雄师到过这里;当年多尔衮的铁骑也到过这里。每个王朝都有各自传奇的开始,也都有相似的结局。曾经的这里收留了帝王们的脚步,却也冷眼观看他们的逃亡。如果世间有轮回,那些回到这里的人们,或许会有感概。光阴荏苒,朝代更迭,数百年的纷乱,何以抚慰岁月的伤。

  乱世已去,山河依旧,鸡鸣驿早已不再是庙堂与江湖的交汇处,但数百年的风雨,让它连接着古今。如今的鸡鸣驿早已沉寂,只有城中的炊烟还在表达它仅存的生气。也许正是这种沉寂,在无声地告诉我们,能够平静的生活才是盛世的意义。

  如果你是看风景,那么鸡鸣驿无景可看。如果你是看历史,那么鸡鸣驿足够沧桑。如果你是看生活,那么平淡如这里便好。

欢迎关注:

猜你喜欢

转载自www.cnblogs.com/foxclever/p/11664710.html